【輪椅.來分享】日本殺人案件與仇恨犯罪

探討前陣子發生的,屠殺身心障礙者事件,以及仇恨犯罪的解釋還有各種影響。

 文中我們可以看到,植松聖對於重度或者多重障礙身障者的存在是負面的,是會拖延社會進步的,再加上他吸食大麻造成精神病發,更做出這樣的事情。

 先撇除安樂死議題以及吸毒文化下的影響不談,植松聖對身障者特別的歧視,甚至導致犯罪,這種情況法律定義上叫做:「仇恨犯罪。」

我們先來看維基上「歧視」與「仇恨犯罪」的解釋:

『歧視,是針對特定族群的成員,僅僅由於其身份或歸類,而非個人品質,給予不同的對待。歧視總是以某族群的利益為代價,提高另某族群的利益。 「汙名」是一種態度或信念,「歧視」則是基於這種態度或信念所產生的行為。當個人或組織基於汙名而不正當奪取他人的權利和生存機會時,就是歧視。歧視可能 會導致排擠或邊緣化,奪取權利,如獲得公平的居住條件、工作機會、教育及充分參與公民生活。』
『按照犯罪學和目前已經存在的法律定義,仇恨罪行指的是由針對某一特定社會群組成員歧視性的犯罪行為。這些社會群組包括種族、宗教、性傾向、身心障礙、族群、國籍、年齡、性別、性別認同及政黨等等。而在現實生活中的具體安全則大多是部分人群針對與其本身不同的種族、國家、語言、宗教、性別、性取向、性別認同、性別氣質等由於歧視(仇恨)而引致包含但不限於凌辱、攻擊甚至是謀殺等罪行。與一般提及的謀殺等罪行不同的是,仇恨罪行的適用性主要需要考查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動機,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涉及到將仇恨言論也定義犯罪,因此無可避免地會面臨到「對思想的懲罰只會沒完沒了」和侵犯言論自由的爭議,這樣的爭議從最初的討論到具體法律法規的誕生和實施,在許多國家和地區都一直存在。』 

針對仇恨罪行相關法律的支持和反對意見

支持意見支持者認為仇恨犯罪的立法可對弱勢社群有一定的保障,對反歧視一定的幫助,況且不會防礙基本言論自由。反過來說,言論自由可以得到保障,同時確保其他人不會受到歧視。德國基本法裏對言論自由的保護,不包括鼓吹納粹主義和種族仇恨的言論。反對意見不少保守派人士擔心仇恨犯罪立法會使宗教人士失去其表達言論自由的權利,特別是涉及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歧視法例,立法禁止歧視或會影響宗教及言論自由。例如一些宗教領袖若果在所屬宗教團體以外的公開場合反對同性戀者(例如表明反對同性婚姻的立場)並批評他們的行為,可能會觸犯仇恨犯罪。憲法高度保障言論自由的國家如美國,一些仇恨犯罪的指控可能會違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保障言論自由及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

 今天發生的事情違反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的第三條一般原則與第5條平等與不歧視還有第10條生命權等等,詳細大家可以參閱

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內容

 小編查閱了些外國網站,如What makes a disability hate crime?針對仇恨犯罪對不同層面的心理影響,以下是整理。

仇恨犯罪不僅在直接顯現在受害者,對其他人也有顯著和廣泛的心理困擾。

根據記錄,仇恨犯罪者本人,他們經歷了較高水平的心理困擾,包括憂鬱症和焦慮症。新聞裡的植松聖也遭受憂鬱症以及大麻的

對受害者個人的影響
心理和情感障礙;對於受害人的自我認同和自尊都是傷害,其傷害程度比一般的傷害來得更深。

對目標群體的影應
受害人所屬之團體,其情緒可能渲染給其他成員,大家都猜想自己或誰可能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對其他弱勢群體的影響
負面情緒擴散在這些團體裡,或是一些自認可能成為下個攻擊目標的群體,尤其當他們感受到仇恨是建立於特立思想或特定教義時更會容易不安。更容易排斥其他特定群體。

對社會的影響作為整體
分裂或者宗派主義響應而產生的仇恨犯罪情節,對於多元文化社會發展特別有害。

 其實簡單來說,就是不安以及恐慌會一層又一層的擴散到整個社會,如同同心圓的漣漪一樣,但漣漪會越外圈能量變得更淡,但負面的情緒卻反而會加乘。人人都懷疑誰會是被害者,誰又會是加害者,不安的情緒可能透過排斥其他群體或者自我懷疑等等方式呈現,有時候單純的被害者可能變成加害者。

6309462 - hands cupped around a burning candle

 就如同之前割喉案事件裡我們可以看到,自從發生那事情後,所有的家長變得特別不相信社會,甚至政府也收到人民情緒,進而對精神障礙者做出迫害的行為,人與人之間也無形中做出分類與標籤,似乎只要有個"精神障礙"相關,就會變得人人喊打的老鼠,這並無法完全解決問題啊,只是針對自己的恐慌做出的反應,但很可能造成惡性循環,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會更加疏遠。

雖然小編也非常不能接受日本這樣的事件發生,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個事件發生也讓大家再度關注到重度或多重障礙身障者的生存權以及社會參與程度被認為是低的,可是!再次強調可是!殺掉或者視而不見絕對不是一個解決方法,而且如果身障者本人並沒有想死的意願也不該剝奪他任何的權力,我們能做的應該如何讓身障者能夠更立足在社會裡,提升其社會印象以及讓大眾認識身障者並不是只有負面的。

Isometric disabled man on wheelchair working with laptop

 我們能理解為什麼人們凝視或竊竊私語。在資訊如此廣泛的社會裡,沒有太多能代表身心障礙的媒體或文化彰顯在這社會中,這也就難怪人們不知道如何對其做出反應。

但是目光和竊竊私語本身並不是仇恨犯罪,即使它意味著身障者常常要經歷的人們的偏見和誤解,也並不是身為身障者就一定要變得很堅強和身長堅毅的盔甲。如果大家都能夠更認識身障者,減少偏見與歧視的發生,身障者也能夠更為自己發聲,讓即使出生就身為身心障礙者,也能夠自然而然生存在這社會裡,不讓仇恨或者不安竄流在你我之中。

Accessible Housing for Families and Kids with Special Needs Illustration


   ~照護大小事.就是窩新事~

想了解更多健康促進活動/照顧技巧提點/健康保健知識/輔具使用撇步

歡迎加入粉絲頁並追蹤我們的最新資訊!

Facebook:窩新生活粉絲專頁   LINE:@gda5757r

窩新生活

窩新生活

發表你的看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關於我們

我們是一群在醫療背景及長期照顧領域中服務的治療師,因為過去工作的經驗中常發現「誒?一個身心障礙者家中為什麼有兩三張輪椅?」「為什麼治療師協助專業輔具評估後還會買錯或用錯輔具呢?」於是我們抱著熱血與期待,創立了「窩新生活照護」這個品牌,希望能銜接醫療與照顧中產生的問題並確實的解決、減輕民眾的負擔。

近期文章

追蹤我們

訂閱我們